清远汽车垫资、汽车贷款过桥、到期垫资赎车取车

    来源网站:.zhunkua.com   更新日期:2018-08-10 04:54:42  信息编号:1191Z4327

【准夸网】清远汽车垫资、汽车贷款过桥、到期垫资赎车取车18822840085刘女士、全国牌照车不押车、(微信同号)不看征信,黑户也可办理,最快一小时放款,最高九折放款,不看负债流水、外地车、按揭车都办理最近资金面紧张,201
清远汽车垫资、汽车贷款过桥、到期垫资赎车取车18822840085刘女士、全国牌照车不押车、(微信同号)不看征信,黑户也可办理,最快一小时放款,最高九折放款,不看负债流水、外地车、按揭车都办理最近资金面紧张,2013年6月的钱荒似乎“魅影重现”,再加上《人民的名义》中的相关案例,让“过桥”资金这样金融领域的专业名词开始走热。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我省三原县一家20年的老面粉厂就是因为“过桥”资金等原因,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停产。
两代人打拼的农业产业化龙头
如今遇资金困局
三原县清河食品工业园是陕西省县域重点工业园。园区成立前,陕西三原龙桥面粉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桥公司)是园区内唯一一家公司,1997年创立,可以说是当地农业加工的元老之一。然而,今年初,这家企业的厂房里再未响起机器轰鸣声……
2017年6月14日,龙桥公司诺大的厂区内已空无一人,只剩总经理刘勇利和一名门卫还守在这里。车间的地面上落满灰尘、机器内残留的面粉已霉变生虫。而在企业办公室墙上,悬挂的荣誉还述说着这家企业曾经的辉煌:“放心粮油企业”、“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咸阳市著名商标”、“重点龙头企业”……
拿着刚收到的催收欠息通知书,刘勇利告诉华商报记者:“今年催账的不断,但是公司账上早已经空了。”
1997年,龙桥公司在三原县城落户,开始经营小麦粉加工和销售。经过两代人打拼,龙桥公司曾获得“陕西省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面粉企业。
“每天正常生产需要240吨小麦,一个月28个生产期。”刘勇利介绍,小麦从周边淳化等地区收购,而公司职工基本都是原粮食局改制后下岗的粮站职工。面粉产量和销量虽然稳定,但加工企业利润不高,而且在生产中的循环投资不菲。2006年,龙桥公司投入上千万元更新设备,随后的生产资金常需要通过贷款筹措。
从2006年6月23日至2015年8月13日,龙桥公司每年都在银行贷款数百万至上千万元,年年贷、年年还。虽然有银行“输血”,但刘勇利清楚,信贷环节出问题是企业所无法承受的,所以每年在跑贷款的事项上,他都丝毫不敢马虎。
但令刘勇利没有想到的是,最后龙桥公司还是在贷款上出了事。
试图用“过桥”资金救急
在时间上出了岔子
2016年1月初,龙桥公司急需一笔资金来还贷:2015年的1950万元银行贷款需要在2016年1月11日前全部结清,缺乏周转资金的刘勇利在此时想到了“过桥资金”。
“向投资公司借过桥资金,对方要看银行给公司开具的2016年的信贷审批书作为凭证。”刘勇利说,他早在2015年12月就向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原支行(简称农发行)申请了2016年贷款,但信贷审批书迟迟没有下发。
华商报记者在刘勇利提供的一份农发行信贷审批书上看到:经市行2016年1月11日第1次贷审会通过,同意向龙桥公司发放1600万元产业化龙头企业粮食购销流动资金贷款,用于收购小麦,贷款方式为抵押贷款,期限一年。落款日期为2016年1月11日。
在刘勇利看来,这份审批书来晚了。“1月11日,银行开完会已经下午6点多,我拿到审批书是7点。”他说,投资公司就以我们未按期给银行还款为由拒绝提供过桥资金。就晚了这两、三个小时,龙桥公司无法偿还上一年贷款,从而被银行列入关注名单。
对此,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原支行原行长霍晓峰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银行对贷款审批时间没有明确规定,企业未按时结清上一届贷款,就进入逾期贷款期。不过在90天之内只列入逾期贷款,逾期90天以后才会进入不良贷款管理并危及征信。”
面粉厂一度峰回路转
却意外进入征信黑名单
如果不能如期还款,龙桥公司将进入征信黑名单,各融资渠道都会受阻,对一家企业来说,几乎等同于被宣判死刑。为了解决企业面临的危机,刘勇利再次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
作为三原重要农业企业,加上部分贷款已经偿还,龙桥公司申请到了1450万的无还本续贷。“无还本续贷,其实就是用新贷款还旧贷款。”霍晓峰介绍,“按照银监部门规定,本来是不允许的。但鉴于2015、2016年实体经济的困境,上级行规定可以在允许范围内无还本续贷。这笔贷款在市县两级行的努力下促成,4月12日批复下来。”
据刘勇利提供的信贷审批书显示:经省行贷款审查委员会2016年第21次会议批准,为龙桥公司发放产业化龙头企业粮食购销流动资金贷款无还本续贷1450万元,贷款期限一年。落款日期为2016年4月12日。
为了挽救企业不至于进入征信黑名单,农发行市县两级银行进行协调,预留出半个月时间办理贷款。也就是说,只要在2016年4月底前这笔贷款办下来,龙桥公司便会转危为安。
拿到1450万元的贷款审批书后,刘勇利就一直忙着办理贷款手续。咸阳市农发行还专门派出一名工作人员,前来三原督促协助并监督办理贷款事宜。可始料未及的是,贷款仍然出了问题。
按照正常办理流程,龙桥公司去年抵押给银行的《他项权利证书》(有效期只有一年)要到房管所重新办理,但前提是将旧证要交给房管部门,才能办理新证。“4月28日,我们和银行一起去房管所递交资料,房管所也审核通过了。”他说,可银行方面对一份资料提出了异议,要请示领导。直到4月29日上午,房管所特意留出时间给我们办证,可一直到中午系统关闭也没办成,最终造成了办理的延误。
一系列阴差阳错后,到了5月3日,刘勇利上网查询发现,因未按约定时间提交资料,公司被省农发行列入征信黑名单。“审批书下来有半个月的时间办理贷款,没想到会是这样。”刘勇利认为,这样的结果和银行工作失误有一定关系。
“这里面原因很多,很难说清。”霍晓峰说:“但是也太不巧了,登记机关刚好卡在这个时间点上。”。
再遇难解死结
企业被迫关门停产
由于资金迟迟未能到位,龙桥公司已经深陷困境之中。“我们做了很多努力,终于得到省行重视,决定协助我们重启贷款事宜。”刘勇利说,然而,却在《办理他项权利证书》时再次遭遇变故。
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规定:“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为保障其债权的实现,依法以不动产设定抵押的,可以由当事人持不动产权属证书、抵押合同与主债权合同等必要材料,共同申请办理抵押登记。”
为了向银行融资,龙桥公司曾将一栋生产楼和土地抵押给了农发行,另外一栋办公楼和库房抵押给了三原县农村信用合作社。虽然抵押物不同,但土地证只有一个。“不动产中心提出按政策要求,一个土地证不能在两家银行同时贷款。”刘勇利说,公司房屋与土地市值,远大于贷款额度,将其分开抵押符合既往惯例,也获得了两家银行的审查同意。
刘勇利向华商报记者出示了3份土地、房产权利抵押情况说明,1份为农发行,2份为信合,均对抵押物情况进行了说明。并且信合的贷款期限为3年,离还款时间还有1年多时间。“解决办法就是要让信合出一个情况说明,证明知道这个情况,但信合却不愿意再出具证明。”刘勇利说,事情就卡在这里。
拿不到贷款,龙桥公司的生产经营遇到很大困难。公司勉强生产到2016年底,终于支撑不住,宣布停产关门。
中小企业占据半壁江山
融资问题待解
资金是企业运作的“血液”。如果说缺钱是压垮龙桥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由此折射的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也难以避过。去年,陕西中小企业、非公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到58.2%,占据全省经济的“半壁江山”。不过,中小企业融资却并不容易。
咸阳市人大代表、三原企业家赵海英告诉华商报记者,今年咸阳两会期间,她就中小企业现状专门提出过建议。赵海英说,三原大部分中小企业都因为资金问题暗潮涌动,而融资渠道大多数是银行贷款,也有民间借贷,但银行贷款存在放贷时间期限短的问题,企业还没发展起来便需要偿还贷款,而且一些银行为追求利润不愿意为收益少而慢的中小企业贷款。民间借贷利因缺乏监管,企业借贷潜在较大风险。龙桥公司只是其中一个代表案例。
赵海英认为,政府应该主动帮扶,引导鼓励金融机构降低门槛给企业提供融资服务,金融机构可以通过企业购买保险的形式降低风险。同时,企业之间也可以进行互助互救。
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一季度企业短期贷款增加963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67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占总贷款投放比例的63%,这意味着大型企业仍是贷款主要投向。
陕西信贷投放与全国有相似之处。央行西安分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了726.24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71.4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839.5亿元。
想贷款的中小企业抱怨融资难,而对于主要放贷机构的银行来说,自己也有一肚子苦水。“银行首先要保证资金安全,这是做任何一笔贷款都必须慎重考虑的环节。”西安高新区一家金融服务公司刘姓负责人告诉记者。
资金“过桥”暗含风险
警惕过了桥断了贷
龙桥公司所遭遇的信贷危机由资金周转而起,值得一提的是,在其去年初尝试偿还1950万元银行贷款时,“过桥”资金的岔子也扮演了重要“角色”,甚至可以说是后续一系列麻烦的导火索。那么资金“过桥”、“过桥”贷款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述刘姓负责人介绍,简单说就是指企业向社会第三方借款人借入短期资金,用来垫付已经到期的银行贷款,企业从银行成功续贷后,再将贷款还给第三方。这笔短期资金连接着上下两笔贷款的“两岸”,所以被称为“过桥”资金。
“第三方借款人有可能是投资公司、民间借贷公司、P2P平台,也有可能是一家有实体的企业。”陕西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姬英凡律师介绍,“过桥”资金是融资的手段之一,虽然不违法,但改不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本质。而对于企业而言,“过桥”贷款的最大风险莫过于被银行抽贷或后续借贷资金跟不上,形成资金断裂。

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仝铁汉分析,资金“过桥”风险可能来自以下几方面:一是在寻找资金环节,不同银行审批流程有差异,不确定因素增加;二是在操作中的口头承诺无法兑现;三是企业自身资产负债、经营状况甚至社会信用等资质不佳;四是“过桥”贷往往利率偏高,甚至达央行基准利率的4-5倍,新账旧贷叠加进一步提高了资金运用风险。他说,对不少中小企业来说,资金“过桥”有风险但是贵在简便快捷。这些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较弱,动用“过桥”资金也有融资不易的无奈。
从省林业厅了解到,为进一步做好涉林金融服务工作,拓宽林业投融资渠道,规范林权抵押贷款业务,近日,省林业厅会同中国人民银行西宁中心支行、省财政厅、省银监局、省保监局制定印发了《青海省集体林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
该《办法》明确了集体林权和集体林权抵押贷款的概念,指出用材林、经济林、一般公益林的林地经营权、林木所有权和林木使用权可用于抵押,贷款对象为从事合法生产经营活动的林权权利人。对林权抵押的范围条件、贷款对象及基本条件、贷款的用途,期限,利率,贴息、林权价值评估与抵押登记、担保服务与森林保险、监督管理和抵押物处置等进行了细致规定,并在试行办法基础上增加了贷款程序章节,提升了《办法》的可操作性,对推进完善我省集体林“三权分置”运行机制,拓宽农民和林业新型经营主体投融资渠道,促进集体林权资源变资本,推动全省林下经济发展规模化和产业化具有重大意义。近年来,不少地方将城镇化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主要抓手之一并进行了重点部署,推动了地方尤其是县域基础设施的完善和经济发展。但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中西部一些省份采访发现,近两年,城镇化对县域经济的推动作用有所减弱。一些地方的城镇化侧重于大规模、高强度的“造城运动”,部分透支了城镇化的红利。

??县域城镇化变异为“造城”

??记者近日在皖鄂陕甘黔滇宁赣等省区的十余个县采访发现,城镇化在“造城运动”中出现变异,房地产控制了城镇化的模式和进程,也带来大面积的商品房积压,为了去库存,一些地方政府获利回吐,开始进行购房补贴。

??看到县城耸立的数十栋高层住宅,难以想象会宁县是甘肃的一个***贫困县。在城镇化加速发展的数年间,会宁县城面积扩大了3倍,高层住宅拔地而起,各项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超过了过去的数十年,县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甘肃高层住宅较多的县城之一。

??楼高了,路宽了,街亮了,城大了,人多了。走过中东西部不少县城,记者看到了和会宁县城一样的景色。大规模的城镇化建设,加快了县域基础设施建设进程,交通、能源、通讯、供排水、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基础设施都实现了长足发展。

??但是,记者采访也发现,“摊大饼”的城镇化,后遗症开始显现。

??会宁县城面积的扩大,房地产开发起了很大的支撑作用。记者看到,除了新城区几栋政府办公大楼外,其余的几乎全部是商品房开发项目,而这仅仅是我国县域城镇化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从2012年至今,会宁县城已建成商品住房16600套,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加上保障性住房18.66万平方米,县城建设住宅总计近180万平方米。记者看到,县城一半的高层住宅空置,一些楼盘仅仅只有框架。

??陕西横山县西南新区有32个楼盘,其中5个烂尾,存量房6000套,面积达75万平方米,加上烂尾,约有100万平方米。记者晚上在凤凰新城看到,一栋楼只有不到10家住户,住户郭万珍说,配套很不好,没有学校,也没有多少人入住。

??宁夏贺兰县是一个小县,近年来的房地产开发热产生了670万平方米的库存房。对于这样一个贫穷小县来说,巨量的库存房无疑是其不堪承受之重。

??2016年初,江西省住建厅召开的房管局长座谈会传出的信息显示,江西省各市县均有大量的商品房库存,其中鹰潭市的库存压力全省最大,其次是上饶、新余、宜春、抚州等多个城市。

??鹰潭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鹰潭市商品房库存面积357万平方米,库存去化时间25个月,而这仅仅是已经批准销售的数据,正在建设的还没列进去。截至2016年3月,贵溪市商品房库存去化时间是33个月,其中,非住宅库存去化时间高达92个月。新余市房地产库存300多万平方米,去化时间大概两年,这还不包括在建的几十个楼盘600余万平方米。当地房管部门认为,从地方人口数量来看,完全去库存几乎是不可能的。从2015年起,当地的一些房地产公司不断破产,并且欠债数十亿元。

??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各省历年新开工和销量,海通证券宏观债券分析师姜超推算,截至去年10月底,我国商品房广义库存面积为39亿平方米,其中近8成在市县一级,去年三季度末与2015年末相比,库存不降反升的省份有河南、山西等10个,有6个省库存去化周期在4年以上,其中吉林、山西和青海库存销售比超过5年。

??要素透支后遗症开始显现

??作为县域经济的重要载体,城镇化的快速推进,短期内增加了地方固定资产投资额和地方财政收入,完善了基础设施,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但由于地方政府将大量的要素注入城镇化,高强度推进,寅吃卯粮,在土地和资金等方面不同程度地透支了地方后续发展**。

??一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支撑了城镇化。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设立了城投公司。据国内权威的资信评估机构新世纪评级统计,2015年末,贵州、青海、辽宁、云南、广西、内蒙古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分别是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5.84、4.42、4.13、3.32、2.83和2.79倍。记者了解到,这些债务除了部分用于扶贫外,大部分投入了和城镇化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棚户区改造中。

??据了解,2015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部分委员的调研结果显示,我国有100多个市本级、400多个县级债务率超过100%。财政部通过风险评估,将全国90多个市、300多个县纳入风险预警名单。据了解,这些债务,一部分是政府担保的银行贷款,一部分是政府债券。

??当下,在一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权益问题频发,地方政府也因此面临新的压力。去年4月中旬,一群业主拉着横幅出现在江西宜春市政府大楼前,他们之前买下的商铺,如今租不出去,要求退还给开发商。

??2015年下半年,鹰潭市括苍广场项目资金链断裂,交了钱却拿不到房产证的业主们要求办理房产证,为此,当地政府专门成立了工作组来解决善后。与此同时,新余国际广场同样是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如期交房。

??“造城运动”导致一些地方商品房大量积压,“摊大饼”挤占了县域经济发展最珍贵的土地和资金资源,尤其是市县一级三四线以下城市。记者采访的多位县委书记反映,土地和资金目前成为县域经济发展最稀缺的资源。

??采访中,地方干部反映,目前产业升级、公共服务等都受制于土地指标的硬约束,记者采访的多个县主要负责人都表示,土地**已经挖完,土地供应捉襟见肘,大型产业化项目无法落地,目前是项目等待土地指标。

??县域经济遭遇融资瓶颈

??受债务影响,加之银行风险管控趋紧,县域经济遭遇融资瓶颈,在记者采访的中西部十余个县里,县域产业多为低层次的传统产业,不少企业已成僵尸企业,无法偿还贷款,而多数开发商资金断裂,银行惜贷、抽贷增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持续发酵,地方政府融资、上项目的难度自然更大。

??在采访中,一些金融机构反映,商品房的大量积压,加上政府主导的一些项目如保障房、办公楼等大部分由承建方垫资,实际上困住了大量的民间投资和银行资本。

??在记者采访的十余县中,财政收入普遍下降。甘肃一贫困县介绍,2013年—2014年土地出让金曾达到7亿元,近两年土地市场降温,去年的出让金不到1亿元,导致财政收入下降。

??记者梳理了部分省市财政收入情况发现,今年有12省份下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增长率目标,其中中西部省份多达10个,陕西大幅度下调预算收入的主要原因是“房地产去库存压力不小”、“传统优势行业税收增长**有限”、“新兴产业体量小”等。一些学者认为,这显示一些地方已经认识到县域经济高耗能、高污染、高成本、低技术发展模式不可持续。

??在财政收入下降的同时,一些地方为了去库存,政府对购房进行补贴。近两年,一些地方推出购房补贴方案,对城乡居民购房给予每平方米150至500元不等的财政补贴,政府获利回吐使财政雪上加霜。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银行对县域房地产企业“断贷”,一些已经购房的业主也开始“断供”。据陕西榆林住建局介绍,2013年起榆林房价下跌,很多人不愿意再支付剩余的银行按揭贷款。如榆林横山县凤凰新城的购房户就出现了大面积“断供”,建行榆林分行介绍,凤凰新城在建行共办理了453笔、总额1.1亿多元的按揭贷款,后来竟有250户“断供”,约4000万元不再还贷。

??国内智库机构“安邦咨询”经过调查认为,在产业发展放缓、房地产市场低迷以及地方支出刚性压力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目前部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情况正在恶化。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6月17日联合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7年中期)》,总体上对今明两年经济走势保持乐观。

??报告预测,假若设定2017年财政赤字率为3%,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为7,则预测得出2017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8%,2017年全年GDP增速6.7%,与去年持平。

??报告在分析上半年中国经济形势时指出,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企稳向好态势,其基本特征可以用“反弹”与“分化”两个关键词概括,虽然在分化中暗含了风险,但是反弹中也暗示了结构性的优化。

??反弹的动力来自于哪里?国发院研究员刘凤良指出,这一动力主要来自于国内宏观经济政策与世界经济复苏拉动的双重叠加。由于今年下半年这一国际因素还将获得较强支撑,宏观经济在底部趋稳已是一个基本判断。

??但是,刘凤良认为,当前国内经济问题的**是,中短期内传统的宏观政策传导机制失灵,外生政策难以有效激起全面的总需求上升,以及长期生产率持续下降。而两个问题相互作用,相互加强。而要真正启动中国经济新一轮周期,还需通过新一轮改革开放,解决中国宏观经济传导问题,构建新动能,使其成为孕育新周期的动力源(7.650,-0.01,-0.13%)。

??“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这是对当前急迫的供给侧问题进行的有针对性的、直接的改革。”报告指出,长期改革的具体内容是坚持一个**,即重塑政商关系和两个支柱,即以财政体制为代表的央地关系调整,以及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的国有企业改革。通过这些改革,一方面可以解决经济传导中的结构性问题,重塑中国经济传导路径。另一方面也可以进一步提升潜在生产率,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网站网址:news/show-4327.html 该信息由用户刘小姐发布在房屋抵押贷款网站,内容中涉及的所有法律责任由此商家承担,请自行识别内容真实性!
 
商家资料
点击分享网站
 
网站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侵权信息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准夸网】 分类信息网站前5强 中小企业推广首选 sitemaps